<tr id="aginb"></tr>
    1. <code id="aginb"></code>
      <object id="aginb"></object>
      <object id="aginb"></object>
    2. <th id="aginb"><video id="aginb"></video></th>

        高效煤粉生產廠家

        English(US) 中文(簡體) 中文(繁體)
        高效煤粉鑄造優質鑄件
        鑄造煤粉供應定點單位
        科學管理生產優質煤粉

        行業動態

        我國鑄造行業現狀及發展對策

        時間:2007-08-07 00:00:00

        我國鑄造行業現狀及發展對策
        顏愛民(安徽省機械科學研究所)

        1、我國鑄造行業現狀

              鑄造業是具有悠久歷史的傳統產業。鑄造在機械制造中占有十分重要地位,鑄造技術是國民經濟可持續發展的主體技術之一。例如,在機床、泵閥、柴油機等產品上鑄造件占80%;在電視、煤礦機械等產品上占45%以上;在汽車產品上占30%。在我國汽車制造業的產業政策中,鑄件生產被列為重點發展產品。建國以來,我國鑄造界的廣大科技人員開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基礎理論和應用技術研究,使我國鑄造技術水平在眾多領域接近或達到國際水平,取得了顯著的成績。
        1.1 我國鑄造行業規模和鑄件產量
              據報道,我國現在鑄造廠約2.2萬個,職工總數達120萬以上,其中工程技術人員約占3.5%。廠點數量和從業人數居世界第一。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鑄造企業通過技術改造或合資等形式,大量引進國外先進鑄造技術和裝備以及先進的管理技術,加大了消化吸收和自主研發的力度,形成了一批具備規模經濟、產品質量達到國際先進水平以及出口高水平鑄件的現代化鑄造企業,這是我國鑄造業發展的基石。另外,我國有一批從事鑄造技術研究的科研院所以及為鑄造事業的發展培養高級技術人才的高等院校,這為鑄造業的可持續發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撐。
              我國鑄造企業能生產各類鑄件,基本上能滿足國民經濟發展的需求,并能部分出口。近些年來,我國鑄件產量在1000~1200萬噸徘徊,僅次于美國,居世界第二位,但2000年國有9374個企業的統計表明,其鑄件產量達1395萬噸,首次超過美國(1312萬噸),躍居世界第一,這充分說明了國民經濟各部門對鑄件的需求在增長,鑄造業是大有希望的。近幾年來我國鑄件出口也是逐年增長,1993年為40.3萬噸,1995年為66.5萬噸,1998年為104萬噸,1999年為110萬噸,現出口鑄件約占鑄件總產量10%,隨著加入WTO后,我國鑄件的出口幅度,將會有較大的增長。
        1.2 我國鑄造技術的進展
        1.2.1 造型材料及鑄造工藝
        (1)原砂加工
        進入20世紀80年代以后,砂型鑄造對天然硅砂性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而出現了水洗、擦洗、浮選等天然硅砂加工技術,并形成了千萬噸的生產能力。
        (2)鑄型涂料
        我國基本上解決了鑄鐵鑄鋼件用的水基和醇基涂料的生產和供應問題,還成功地開發了V法造型、金屬型、鑄管以及消失模專用涂料。
        (3)鑄造工藝
        傳統鑄造工藝取得了重大進展。砂型鑄造采用了先進的生產設備及先進的制造技術,特種鑄造、連續鑄造、連鑄連軋工藝相繼得到應用。我國已建成各類造型線、制芯線達500條,其中包括高壓造型、電氣動微震壓、無箱射壓、樹脂砂、氣沖造型、金屬型復砂、v法造型、消失模鑄造等。
        1.2.2 鑄造合金材料
        (1)鑄造合金材料
              20世紀后半期,我國在鑄造合金材料的研究與應用方面尤其活躍。具有中國特色的稀土球墨鑄鐵,等淬球鐵的生產技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并在柴油機、農機、汽車以及齒輪、抗磨件等機械產品中大量應用, 應用范圍日益擴大,產量逐年大幅度增長;蠕墨鑄鐵已在排氣管、大馬力柴油機缸蓋、玻璃模具等產品上應用;高強度、高彈性模量的灰鑄鐵、耐磨抗磨合金鑄鐵、高強度灰鑄鐵已在機床導軌、柴油機缸套、缸體、缸蓋、活塞環以及磨球等產品上應用,取得了良好的使用效果;此外,合金鑄鋼、有色金屬及鑄造復合材料等也相繼被開發應用。值得一提的是,我國鑄造科技工作者,經過十幾年的研制和攻關,形成了孕育劑、球化劑、蠕化劑系列產品的生產基地,有利地促進了鑄造合金材料的開發和應用。
        1.3 計算機在鑄造生產中應用日益廣泛
              計算機在鑄造生產中的應用將會導致鑄造技術的發展和根本變質。國內有關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重點鑄造企業經過20多年的努力,取得了積分的成果。先后開展了計算機工藝輔助設計、成分和力學性能輔助設計,鑄造合金凝固過程及溫度場數值模擬、鑄件充型過程的數值模擬,鑄造過程、鑄造合金質量和鑄件質量以及鑄造設備的檢測與控制,鑄造數據庫、管理、計算機識圖,機械手以及機器人的應用等方面的研究,并在生產中得到應用,其應用范圍越來越廣,取得了很好的經濟效益。

        2、我國鑄造行業存在的問題

              我國鑄造行業經過幾十年的努力,取得了重大的技術進步,但與先進鑄造國家相比,仍有較大的差距。
        2.1 經濟規模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的建立和不斷完善,我國鑄造企業的廠點數在不斷增加,但廠點多、規模小、專業化程度低的狀況依然突出。按2000年統計的9374個國有鑄造企業的1395萬噸鑄件計算,平均每一企業的產量約為1599噸。如果按2.2萬個鑄造廠點計算,平均每一鑄造企業的產量不足1000噸。其中年產300噸以下的企業約占33.7%,年產300~500噸企業占53.3%,年產5000噸以上的鑄造企業只占17%。而工業發達國家的鑄造企業一般規模都在 5000 噸以上。我國全員勞動生產率約為12噸/人o年,人均產值約為4.5萬元/人o年,而發達國家人均年產量為60~80噸,人均年產值為30萬元以上。
        2.2 鑄件綜合質量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鑄造生產技術有了明顯的進步,但能生產優質鑄件的仍是為數不多的骨干企業。從總體看,鑄件的外觀質量、內在質量、品質的一致性穩定性等方面與國外相比有較大差距。鑄件尺寸精度比國外普遍低1-2級,表面粗糙度比國外差1-2級,鑄件壁厚比國外的要厚得多。以發動機鑄鐵材質的缸體為例,國外全部采用HT250,而我國仍有不少企業采用HT200;我國的鑄件尺寸精度為CT8-CT12,粗糙度為25um-100um,壁厚為4.2~4.5±0.8~1.0mm,而國外的鑄件尺寸精度一般為CT6-CT8,粗糙度為12.5um-25um,壁厚為3.2±0.5mm。鑄件材質構成方面,我國仍以灰鑄鐵材質為主,約占鑄件總產量61.9%(其中HT250以下牌號約占70%),球墨鑄鐵約占16.7%,比世界平均(>20%)還低,遠遠低于日本(30.8%)、美國(29.6%)。合金鋼在鑄鋼件中的比例,我國為25%,國外為42%-60%。此外,材質成分、組織和性能的一致性、穩定性與國外鑄造業發達國家相比也有較大差距。
        2.3 鑄造生產工藝技術裝備等基礎條件
              我國鑄造生產工藝、技術裝備落后,生產過程控制不嚴、檢測手段不全,是造成我國鑄件質量不高,經濟效益不好的重要原因之一。
              熔煉:國外用沖天爐熔煉鑄鐵時普遍采用鑄造焦,鐵水溫度達1500℃以上,我國普遍采用冶金焦或地方焦,使用鑄造焦不足1%,鐵水溫度普遍低于1400℃;發達國家冶煉合金鋼時多采用AOD、VOD設備,而我國仍舊較多地采用原有的電爐生產方式;熔煉有色合金,我國絕大多數仍舊采用國外已被淘汰的燃油、焦炭坩鍋爐。
              造型和制芯:我國除少數為汽車、內燃機配套的骨干鑄造廠采用高密度的靜壓、射壓、氣沖造型機等高效流水線造型外,大多數鑄造廠仍舊采用震壓式造型或手工造型,制芯仍以桐油、合脂、粘土砂為主。
              工藝設計:國外普遍采用CAD/CAM,我國除少數企業外,多數憑工藝員經驗設計。
              鑄造原輔材料:國外鑄造原輔材料生產供應形成了一整套的社會化、專業化、商品化系統。我國經過多年努力,取得了長足進步,但與發達國家仍存在較大差距。
        2.4 能耗、污染
              據資料介紹,我國鑄造生產的能耗約為鑄造發達國家的2倍。我國每生產1噸合格鑄件的能耗為550~700kg標煤,國外為300~400kg標煤,我國生產1噸合格鑄鋼件的能耗為800~1000kg標煤,國外為500~800kg標煤。
              據統計,我國鑄造生產過程中材料和能源的投入約占產值的55~70%,每生產1噸合格鑄件,大約要排放廢渣300kg,粉塵50kg,廢氣1000~2000m3,廢砂1.3~1.5噸。整個鑄造業每年排放污染物總量為:廢渣420萬噸,粉塵70萬噸,廢氣140~279億m3,廢砂1810~2090萬噸。由此可見鑄造業對環境污染的嚴重性。國外,1噸合格鑄件的三廢排放量不到我國的1/10。發達國家鑄造廠用于環保投資占整個鑄造廠設備投資的20~30%,而我國只占5~18%。

        3、鑄造行業發展的對策建議

              鑄造行業發展的指導思想是:以市場為導向,以產業結構調整為重點,以產業技術升級為目標,以先進技術應用為手段,加強技術創新和企業文化建設,提高鑄件質量、經濟效益以及市場整體競爭力。
        3.1 加快現代化企業制度建設步伐,搞好產業結構調整
              堅持改革、改組、改造和加強管理的基本方針,加大對企業的改革力度,加快建設“產權清晰、權責明確、政企分開、管理科學”的現代化企業制度。要結合實際,積極探索,完善產權、所有制結構調整。對整體素質不高、效益不好的鑄造企業實行“國退民進”。在建立現代化企業制度的同時,加強企業的文化建設和科學管理。要以市場為導向,通過市場調研和分析,把握市場發展方向。要運用科學有效的管理方式,正確制定企業的發展戰略。
        3.2 加強產業結構調整與優化,形成合理的經濟規模
              要以產權、所有制調整為契機,切實調整和優化產業結構,形成以產品專業化為重點的經濟規模。有實力的鑄造企業根據市場經濟規律,通過兼并、重組、聯合等形式達到極具競爭力的經濟規模。小企業則走“專、精、特”的路子,組建人員精干、運轉靈活、應變能力強的專業化小型鑄造廠,通過合作和建立企業網絡,與大型企業集團建立伙伴協作關系,優勢互補,提高生產社會化水平,形成自己的競爭優勢。
        3.3 加強技術進步,提高技術創新能力
              技術創新是個系統工程,要抓好“三個結合”,即技術創新與制度創新的結合,技術創新與技術改造相結合,技術創新與結構調整相結合。增強企業技術創新能力是提高企業核心競爭力的關鍵。要盡快建立和完善以企業為主體的技術創新體系,一是加快企業技術創新能力建設,大中型鑄造企業都要建立企業技術中心。二是積極推動產、學、研聯合開發工程。三是逐步加大企業技術創新投入,著力開發計算機輔助設計、輔助制造、輔助工藝管理、計算機集成制造系統、計算機模擬仿真技術、敏捷制造技術、快速響應制造技術、精密制造技術等高新技術以及新材料、新工藝鑄造生產中的應用,用高新技術改造提升鑄造企業,促進企業技術升級。
        3.4 積極采用先進適用鑄造技術與裝備,不斷提高鑄件質量
              鑄造企業要使產品上檔次,在市場競爭中占據優勢,增加市場占有份額和擴大出口比例,就必須對現有不能保證提高鑄件質量的工藝裝備進行技術改造。企業應根據產品質量要求,采用適合企業條件的先進、成熟、適用的工藝技術與裝備。要通過優化鑄造生產技術結構,不斷提高鑄件產品檔次和質量。企業在加強生產管理的同時,要加強產品質量管理,強化質量意識,建立和完善質量保證體系,完善檢測手段,及時修訂企業產品質量標準,按國際認定的質量標準生產,增加企業產品的競爭力。
        3.5 發展綠色鑄造技術,提高清潔化生產水平
              鑄造行業是個資源消耗大戶,又是勞動條件惡劣,其粉塵、煙氣、廢渣、廢砂、廢水及噪音都給社會環境和人身健康造成危害的行業?,F在不少城市內的鑄造企業因環保問題被迫外遷到近郊、農村,甚至山區。但不論遷到何地,如不采取環保措施,危害依然存在。一是通過行業,關停規模小、技術落后、產品質量低劣、污染嚴重的鑄造廠點,減少污染源。二是積極推廣采用適合國情、行之有效的鑄造環保新技術、新材料和裝備。三是政府有關部門積極支持研究開發先進技術及清潔化生產技術,要貫徹有限目標,突出重點,擇優開發的思想,重點開發優質、高效、節能、節材、少污染的新技術、新工藝、新材料、新裝備。四是作為清潔化生產的主體,企業更要加入資金投入,加大對清潔化生產及環保技術的研發和運用力度。企業要創造條件,貫徹ISO14000環境管理體系標準,并盡快通過認證,以取得參與市場的競爭權。
        3.6 增強市場開拓能力,提高經貿意識和國際化經營水平
              入世后,國內鑄造企業將融入到世界經濟潮流中,面對激烈的國外市場競爭,要求企業具有較高的市場開拓能力。企業要提高經貿意識,熟悉世貿組織規則,運用世貿反傾銷法和我國相關法律法規,增強自我保護能力。二要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努力降低生產成本,提高產品競爭力。要以誠信為本,嚴格履行產品合同和交貨期,來提高國際化經營水平。
        3.7 實施人才戰略,營造優良用人機制
              人才是決定企業興衰的關鍵因素。鑄造企業在面臨激烈市場競爭的同時,還面臨著國內外企業的人才競爭。企業要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生存和發展,就必須實施人才戰略,要與時俱進、以人為本。一是要制定吸引、穩定科技人才政策,努力營造留住人才、吸引人才、尊重人才、保護人才、事業留人、政策留人、感情留人、優秀人才脫穎而出的良好氛圍;二是要創造條件吸引科技人才到企業工作;三是要加強人才隊伍建設,造就一大批善于科技迎新、經營管理的復合型人才隊伍;四是要加強全員職能培訓,全面提升職工技能素質。

        摘自《鑄造世界報》

        [返回上頁]